南鹿不吃瓜

四句话概括四大本命▽

『醉卧红尘忆往昔♡』

『但最终甘愿拜作您座下骑士
快意过劈风斩雨 誓万死不辞♡』

『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♡』

『十年荣耀君莫笑
岂料一朝醉蓝桥♡』

呐,就这样△

【巍澜·哨向】年少时遇见,太惊艳的你③

『小透明文笔渣凑合看qwq』

『哨向不太严谨欸』

『天知道拖了多久』

『保证HE!!!』

『全文字数未知,OOC预警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沈巍今早,是在路过监测室时闻到一股蕴着茶香的血腥味才冲进去的。

现在,一把冰冷的匕首正架在他的脖子上。

“你,就是沈巍?”赵云澜的声音沙哑而低沉,一字一顿,透着森森的杀气。

没有一点慌乱,沈巍甚至还礼貌地笑了,“我是。”刹那,他感到脖边的匕首又逼近了几分,几粒血珠顺着白皙的脖颈流下。“你杀了我,自己也会受到影响吧,毕竟羁绊已经生效了。”

“我放过你,自己还能有活路吗?被操控,被利用,有了威胁就处置,这一套对于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哨兵来说,挺熟悉了吧。更何况,还是‘命定羁绊’这么好的‘资源’?”语气中是讽刺是愤怒还有一层浅浅的无奈。“其一,我若是那种人,那现在我们俩就不只是临时的精神结合了;其二,我看上去没那么老吧。截至目前,我身边的向导只有你赵云澜一个,现在是,以后也是。”沈巍无视匕首,侧过头对着身后的人轻声说。



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回复,赵云澜愣住了。

这个沈巍……真是不一样。

脖上的血口随着侧头的动作又被划开几分,第二种清冷的血味丝丝弥漫,赵云澜手一顿,慢慢移开了。

沈巍转过身,看见了一脸戒备的赵云澜——和他左肩的刀伤。哦对,门后还有个倒地昏迷的人,腰间的刀鞘还在。

“看来我还要帮你编份报告,”沈巍拿来绷带,扶赵云澜坐下,小心翼翼地包扎着,“‘情绪不稳失手打晕巡逻卫兵’,可以吧。”赵云澜抬头,疑惑地看了沈巍一眼。“匕首留给你,质量不错,够你防身用。幸亏吴尘是个还没分化的新人,没有配枪权限,否则……”

“你倒不像传闻里那样,话还挺多。”沈巍哑然,对上那人玩味的笑容。确实是自己有些失态了,他想。

气氛又变得尴尬起来。




“老赵————”

懒洋洋的喊声打破沉默,一个穿着背带裤的男生——看着连二十都不倒,推门而进。包子脸,蘑菇头,叼着小鱼干,手里还…呃,手里还提着一袋棒棒糖。这算什么,凌塔什么时候招手童工了?

来人看到屋里的沈巍,明显吃了一惊,硬生生憋回去半句话。没过几秒又笑着伸出手,“沈指挥官,不对,巍哥,好久不见。我叫大庆,刚刚从H 城调到这边,是赵云澜的朋友。”

短短的自我介绍,如果给外面那些哨兵听见,准能惊个半死。

大庆,也是这一辈中的佼佼者,原H 城侦查科科长——向导。精神体是圆滚滚的黑猫,战斗力虽说弱了点,但精神力绝不是一般的强悍,就论侦查和跟踪,加上哨兵也没几人是他的对手。沈巍曾经和他合作过几次,也是很欣赏。

这样的人自称是赵云澜的朋友,还突然跳槽来了凌塔,不得不说生活充满惊喜。

“那, 你们先聊。我去帮大庆办一下转职手续。”沈巍察觉到自己的多余,笑着离开了。

那边的脚步声一远,赵云澜马上回头瞪着大庆。

“嘶——你怎么来了???H 城那些老头怕是要被气死。”“切,”大庆扔过一个棒棒糖,“那地方早不想呆了,再说,你一个向导孤零零在这指望谁能放心。”说完,还颇有深意地打量了一下沈巍替他包扎的伤口。这话里的意思过于明显,下一秒,一个药包砸在某人的大饼脸上,“死猫胆肥了啊,我堂堂x城纯一,哪个不眨眼的敢动?”

“你继续吹啊信了算我输。”

药包又飞回来了。

“再这样下半年小鱼干扣光。”

药包又双飞过去了。

“说的跟你会炸一样啧啧。”

药包又双叒飞回来了。

“那你等着我去给老李写信。”

药包又双叒叕飞过去了。


药包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




“欸,话说回来,你那命定哨兵找到了没啊。”“找到啦。”“真的假的?在哪?长得好不好看?有没有我喵爷厉害?”“……烦死了。”

问不出答案的某庆气到撸猫。

“告诉你个事,你嘴严不严?”良久,赵云澜开口了。

“有进无出!”大庆抬头星星眼地望着。

赵云
澜轻描淡写地说,“沈巍就是我的‘命定哨兵’。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大庆的猫生迎来了第一次平地摔。




半晌,大庆像抽风一样从光滑的地上跳起来并发起咆哮:“这么大的事你他妈就不能早点说吗?那可是沈巍啊你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银河系?不带这么刺激的啊!!!完了完了,我刚刚还喊巍哥那你岂不是嫂子……不对这不是重点!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”

赵云澜此刻很想糊这人一脸猫薄荷,“我去你的嫂子!不是你整天除了吃和睡脑子里还有什么?”答曰 ,还有小母猫。

“行了行了,你打算一直留在凌塔……和沈巍吗?”“就这样呗,那帮人肯定不会让我再回去,反正这个沈巍长的还不错。”某人后来表示,活这么多年第一次听见有人用长的不错来形容沈指挥官。

“那行吧,反正我陪着你。”




当天,大庆再次被赵云澜的厚脸皮无数次拉低下限。看上去那人和以前一样,随性洒脱,玩世不恭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大庆知道,这人一向这样,即使发生了天大的事,一点点都不会表现出来,该干什么干什么,死要面子死逞强。有时候他怀疑,赵云澜是没有心的,不会露出一点软弱。

这样的人,真辛苦。









是夜。凌塔顶层天井。

一个人坐在正中间。他的头顶是夜幕,是微光闪闪,泠泠星屑嵌在黑暗之中;他的眼前是L 城,是万家灯火,浮世喧嚣归于时间宁静。

他却一点都不曾欣赏。

那人黑色的风衣上,有许多非主流一样大大小小的口袋,全部的目光都放在手上的——一本日记。

褐色的牛皮纸封面有些年日,却一点褶皱都没留下,可见主人对它的爱护。翻开,前半本是整齐清秀的日记,偶尔还会有几张惨不忍睹的绘图,后半本则是一片空白,钢笔还别在下一页,似乎随时都将继续写下新的篇章。

他看着它,眼神很复杂,却融于深情。

“还在想那件事?”沈巍不知何时来到了,轻轻坐下。“怎么能忘……”历历在目。

“和向导相处的怎么样?”“还不错。”

“明天是4月11号。”他收起了日记,没头没脑地冒了一句,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两人的心态却同时变得怅然起来。

“这么快?一转眼都三年了。”

“是啊,都三年了……”楚恕之一遍一遍地低喃着,仿佛这是什么带有咒语的字眼。“都三年了……”

沈巍看了看楚恕之,没说什么,只是坐在他身边,淡淡的看向远方。

城市的夜幕是热闹的,充满着霓虹彩灯、车水马龙。那里有急切归家的白领,有烟熏的大排档,有酒吧里弹吉他的乐队,有纷纷扰扰的光阴岁月。

三年后,现在的L 城,真美。



TBC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话痨女鬼跪求评论QAQ

评论(14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