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鹿不吃瓜

四句话概括四大本命▽

『醉卧红尘忆往昔♡』

『但最终甘愿拜作您座下骑士
快意过劈风斩雨 誓万死不辞♡』

『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♡』

『十年荣耀君莫笑
岂料一朝醉蓝桥♡』

呐,就这样△

【澜巍】来日方长40(生子/甜虐/HE)

江小蓠:

>镇魂文目录<


全文请点tag“澜巍-来日方长”


38请戳


医学相关纯属胡诌,请勿当真


医学相关纯属胡诌,请勿当真


医学相关纯属胡诌,请勿当真


 以及……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刀片_(:з」∠)_


------------


40


 


靠着圣器的力量,赵云澜如愿以偿的完成了瞬移,刚到目的地,他就喷出了一口血,胸口一阵剧痛,感觉五脏六腑都被碾了一遍似的。


可当他抬头看到冲天的火光,一下子就把身体的不适抛到了脑后。


巨大的恐惧感瞬间淹没了赵云澜,他拔腿就跑,边跑边喊着沈巍的名字。


没过多久,他就听到一个声音在喊:“赵处长!赵处长!”


赵云澜四下看了一眼,看到李茜正站在一棵倒了的大树下拼命冲自己招手,赵云澜赶紧跑了过去,看到的情景却吓得他一下子腿软了。


沈巍整个人跟水里捞出来似的,脸色白的像死人,身下铺着一层黑布,还垫着李茜的白色褂子,上面氤氲着的血异常刺目。


赵云澜连滚带爬地过去抱起了沈巍。


没等赵云澜问,李茜先开口了:“沈老师要早产了,宫,宫口开的还挺快,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疼,宫缩也没有规律,已经疼晕过去两次,又被疼醒过来……”


赵云澜拼命咽了咽口水,问:“他疼了多久了?”


李茜拿出手机来看了看:“两个多小时了。”


赵云澜感觉得到沈巍在抖,可自己却抖的更厉害,他无意间一扭头,就看到一边倒着李沧,几乎被拦腰斩断。


李茜又赶紧解释:“沈老师把这里的人都打晕催眠了,他们都很安全,之后又在爆炸的时候带着我瞬移到了这里,这个人是漏网之鱼,攻过来的时候沈老师已经疼得没力气了,只能一刀杀了他。”


赵云澜觉得自己再听下去心脏要爆炸了,他居然让他的小巍在这孤山野岭,深秋寒风中,扛着临产的剧痛一个人战斗了这么久,疼了这么久。


“那……现在,该怎么办?”赵云澜的眼睛血红血红的。


“没办法,只能等开指,可是这个地方什么都没有,根本没办法对沈老师做检查,”李茜说,“刚刚他已经有了出血的迹象,我害怕……”


李茜自己也吓得一个哆嗦,生生把大出血三个字咽了回去。


赵云澜突然觉得自己怀里的人紧绷了起来,“小巍?小巍?”


又一阵剧烈的宫缩,伴随着剧痛袭来,沈巍被折腾的死去活来,下意识地伸手抓住赵云澜,手指几乎掐进了他的肉里。


赵云澜的胳膊上立刻传来尖锐的疼痛,可他觉得这还远远不够,比起沈巍这样绵长的,生不如死的疼痛,自己感觉到的哪里配叫疼。


他脱下衣服裹住沈巍的上半身,徒劳地给他擦着头上的汗:“小巍,疼就喊出来,我在这儿,我在这儿呢。”


沈巍仿佛听到了声音,微微睁开眼睛。


“云……啊……呃……”甚至喊不出一个完整的名字,张嘴漏出的只有呻吟。


李茜轻轻压住沈巍乱蹬的腿:“沈老师,我知道你很疼,可是你别用力,宫口没开全,你现在用力可能会羊水早破。”


沈巍迷迷糊糊,好像是听懂了,他减弱了挣扎,可身体颤抖地更厉害了。


李茜从自己的白大褂上撕下一块布,递到沈巍嘴边:“沈老师,咬住这个吧,不然您会把自己咬伤的。”


沈巍张嘴一口咬住,可咬的太用力,牙龈上还是渗出了血。


断断续续地又过去了一个小时,这对于一个人来说太过漫长,对于两个人来说就是煎熬,对于三个人来说,仿佛千刀万剐(注1)。


 


“羊水破了!沈老师,再疼的话你可以用力了!”


李茜虽然只是个小姑娘,可一直以来参与的各种重大研究里,她已经接触过了太多实验体,更何况现在情势这么危急,对方还是她非常熟悉的沈巍,所以她根本顾不得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了。


而沈巍此时情况很糟糕,三个小时的折磨已经让他快分不清什么时候疼,什么时候不疼了,他甚至分不清这疼痛来自于哪里,它们仿佛小蛇一般无孔不入,从四肢百骸蔓延开去。


“沈老师,沈老师!赵处长,你喊喊他,现在失去意识太危险了!”李茜急急地说。


赵云澜现在也是头晕眼花,过去的一小时里,他能做的只是抱着沈巍,看着他被疼痛折磨一次又一次,冷汗出了一身又一身,他自己也是汗如雨下。


沈巍一声声的呜咽像刀子一般割破他的皮肉,剜着他的骨血。


“小巍,小巍……”赵云澜泪流满面,声音颤抖又沙哑,“孩子快出来了,你再,你再坚持一下……”


“小巍,对不起,我对不起你,我太混蛋了,一次又一次让你受这种折磨……”


沈巍缓缓睁开眼睛,胸口剧烈地起伏着,他有些对不上焦的眼睛看着赵云澜。


“我……说过……我求仁得仁,你……别哭……”


又一波强烈的宫缩毫无征兆地袭来。


“沈老师,用力,快用力,孩子出来了就没事了!”李茜虽然知道,即使宫口全开羊水已破,生孩子的过程也还要很久,但她此时已经把那些个专业常识抛在脑后了。


“唔————!”重新咬住布的沈巍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惨叫,身子绷的紧紧的。


一波过去,自然进展不大,但是沈巍的体力已经快被耗尽了。


第二波开始,连李茜都不忍心让沈巍再用力。


赵云澜抱着沈巍也是痛苦不堪,连嘴角溢出的血都不自知。


仿佛漫漫无期的疼痛早已吞噬了沈巍的理智,他听不到其他人在说话,只是本能地顺着疼痛,饮鸩止渴般的用着力,消耗着自己所剩无几的气力。


他觉得自己此时就像海滩上的一条鱼,得不到丝毫的水源,剧痛就仿佛太阳的炙烤,让他眼前一片花白,生命正飞速的干瘪,流失。


 


一声婴儿的啼哭简直天籁,李茜扯过地上不知谁的一件衣服,颤抖着把孩子包起来,简单清理了一下口鼻。


沈巍瘫软在赵云澜的怀里,除了胸口的起伏,再也不动了。


“是个女孩,现在没有条件剪脐带,我也没经验不敢下手,等等看一会儿会不会有救援到吧。”李茜说,“我先让沈老师把胎盘娩出来。”


“咳咳……可……可是……”赵云澜咳出了一口血,说:“小巍是双胎……”


李茜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呆住了,手里的孩子都差点被她扔了。


 


注1:化用自毕淑敏《鲜花手术》

评论

热度(8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