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鹿不吃瓜

四句话概括四大本命▽

『醉卧红尘忆往昔♡』

『但最终甘愿拜作您座下骑士
快意过劈风斩雨 誓万死不辞♡』

『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♡』

『十年荣耀君莫笑
岂料一朝醉蓝桥♡』

呐,就这样△

【叶蓝】虫脑 · 卷二 10

落雨大 水浸街:




卷二 · 冰霜森林


第十章




两人一共在里面耗了五天,将整栋建筑里里外外翻了个遍——箱子、柜子全部拆开,连沙发也割破。还真让他们发现一样极为重要的物品:一个写有大量联络人的笔记本。信息用密文形式记录,叶修说沐橙最擅长这个,交给她一定能破译出来。


“这趟值了。”叶修一边穿潜水服一边说。


“这趟开眼界了。”蓝河感叹一句,将防水背包的链子拉紧,甩到背上,率先跳进水里。“你说我们会不会偶遇那个实验体?”


“你不如问他会在哪里伏击我们。”叶修下水后叮嘱蓝河,“你在他眼里恐怕是身娇体软易推倒那一类,千万要跟紧我,别给他可趁之机。”


“没事,下水我不怕他。”蓝河笑了笑,带上氧气面罩,潜进温泉里。


两人从温泉游到冷热水交融的水道,穿过铁门,回到冻得人心肝脾肺肾都忍不住打颤的地下洞穴。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,从热水过渡到冷水的感觉,比脱光了跳进冷水池还要难受。蓝河觉得自己打起了哆嗦。


 


叶修在前方开路,捕鱼灯的瓦数开到最大,不断扫射附近的岩壁。然而这条水道天然去雕琢,曲折非常,有太多光线照不到的死角位置。嶙峋的怪石让人有一种在巨兽嘴里游泳的错觉。


两人打起十二万分精神,全速前进,都希望不惊动那个“人”,顺利回到地面上。然而墨菲定律告诉人们,如果担心某种情况发生,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。在一个比较狭窄的拐角,叶修停下来慎而又慎地查看,没有埋伏才首先通过,紧随其后的蓝河却被一股极大的力量捕捉,猛地往上拖走!


蓝河下意识使用了水元素感知能力,在自己重要部位凝上一层水膜以作防护。他只来得及在叶修后背蹬了一脚,通知自己遇到危险,便被那股超乎常人的力量拖进一条岩石的裂隙,碰碰磕磕往不明方向而去。


前面说过实验体很聪明,知道自己打不过叶修,他捉到蓝河之后,第一时间不是忙着杀人,而是扯着他在狭窄的缝隙当中行进,先将叶修甩开。


实验体选择的裂缝相当狭窄,蓝河被拖动着前进——他极力抓着阻挡物,然而缝隙里水流猛了不是一星半点,他几乎被推着往前去,全身上下被甬道突出来岩石撞得生痛。手脚都伸展不开,一时间还真是没有办法反抗,只能先自保。


最后实验体将他拽到一个石室里。


 


手能自由活动的瞬间,蓝河已经将指间夹着的元素感应金属凝出一柄匕首,抗衡水的阻力,快速往上切过去。那“人”少说在水里活了二十年,这点攻击速度相当不够看,他似是嘲笑蓝河一样,居然伸手捏住了刀刃。


如果可以,蓝河真是要笑出声了——在水里可是他的战场!这般不知好歹,注定要吃亏。


只见他大拇指一顶,那块薄薄的元素感应金属裂成两块,那一柄看上去坚硬无比的水刃瞬间散开、分作两股,缠着实验体的手指而上,瞬间将他全身捆了一个粽子!


实验体没想到一向好欺负的人有这么一手,慌得不断挣扎,然而在水里面,被水凝结而成的绳索捆住,真是来个电锯都无济于事。他疯狂地扭动,因此放松了对蓝河的桎梏,蓝河趁机脱身,闪到一旁。


只是实验体的身体素质太强悍了,被捆住之后,他依然有极大的活动空间——蓝河只是凝结出水绳,而不是水牢。他在石室来像个漏气的气球乱窜,撞得碎石簌簌落下,水流混乱。


蓝河一边躲闪,一边凝神控制水元素,让绳索更坚韧,并极力将扯到一条石柱上捆起来。


 


实验体前所未有地暴怒,他头上那个妨碍了他思考和做出判断、使他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虫子也在奋力挣扎。那对锋利的螯不断张至最开,又徒劳地钳紧,三対足张牙舞爪地划拉。


蓝河有一股冲动,想将这玩意从“人”的脑袋上切掉!幸好水足够冰冷,他的无名怒火瞬间被浇灭,冷静地控制一道水流缠绕上实验体的脖子,勒紧。


蓝河杀过不少虫子,也杀过人,杀虫和人的合体,却是第一次。这比杀虫要解恨,却又比杀人更令他心惊。他粗喘着拧紧水绳,将实验体的脖子勒出一道肉眼可见的痕迹。


将一个可以在水里面生存的玩意勒死要多久?蓝河不能给出答案,因为勒紧超过一分钟,实验体仍然在发狂一般挣扎,并且将捆着他的那根石柱撞出了裂痕。


蓝河知道再这样下去要遭,干脆再抽出一片元素感应金属,化出一柄匕首。他游到边上,猛地在石壁一蹬腿,借着反作用力快如流星冲向实验体,手中匕首直刺他的心脏!


将匕首插尽之后,他将匕刃横向一搅,彻底断了实验体的生机。确定手下的躯体软下来,不再有抵抗的力量,蓝河才将手松开,让匕刃重新化作一滩水,融入周围,那个缺口便有殷红的液体流出,随着水流扩散成一大团血雾。


结束了,蓝河想。


 


他将水绳松开,弯下腰打算将实验体扛到肩上带走。就在他从上方凑近的那一刹,依附在实验体脑袋上,原本已经软趴趴一副死绝了的模样的虫忽然动了,锋利的螯朝蓝河脖子直戳过去!


蓝河反应也是快,直接控制水流扯着自己脑袋往后一闪!螯堪堪擦过脖子,没有伤害到他。然而氧气面罩的管子因被水流带动,刚好飘到螯的侧边,被咔擦一声剪断了。带着刺骨寒意的水猝不及防灌进喉咙,蓝河整个人狠狠一哆嗦!


日狗了……


虫子还在垂死挣扎,然而离他远一点,倒不会造成伤害,蓝河来不及管它了,当务之急是找到叶修!


静态情况下,蓝河可以闭气长达12分钟,然而运动起来,最长不过5分钟。刚才被拖着走,从裂隙中不断穿梭,没有光源,而且水流混乱,根本不可能记住来路。贸贸然行动,中途只要走错一个缺口,就会迷失在山岩内如蛛网分布的裂隙中,与叶修错过,5分钟后开始缺氧……


 


蓝河在一念之间做了一个决定,他将身上所有元素感应金属捏碎,朝进来的那个洞口洒去,然后闭上双目,全身放松,训练有素地让心跳降至最慢,任由水的浮力托着身躯,悬浮在石室里。他全神贯注地释放元素感应能力,与那些金属碎块取得联系,凝出数股细细的水流,并推动它们探进洞穴里。


水元素成为了蓝河的眼睛,他将所有精神力投放在水流上,细心感受它们的反馈。遇到第一个分岔,水元素水流分作两股,再遇岔口,再分出一股……如此,蓝河让自己的元素感知能力推动水流,化出数十道分支,探进了每一条缝隙之中!


距离越远,干扰越大,对元素的操控能力越低。幸好这是一个水下世界,水元素用之不尽,这极大扩展了他的能力上限。而且这里只有蓝河一个水元素感应者,干扰被降至最低。他的感知遍布每一条冰冷、黑暗的缝隙,他不怕自己控制的那些细如发丝的水流会跟叶修错过,因为那个男人是那么的强大,一定能感知得到他,一定赶得及!


蓝河是如此坚信,毫不畏惧。他几乎进入了神乎其神的“禅态”,并没有察觉到他的静态闭气时间已经超过了平时无法突破的12分钟……


 


叶修被蓝河蹬了一下,当时他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但危机意识促使他回手企图抓住蓝河,但迟了。那个实验体显然选准了位置,他的手伸到的时候,蓝河整个人都被拖进去了。他连忙游上去,也钻进洞里,随即发现中了圈套。


蓝河被拖着游,又没有带灯,不清楚周围什么状况,但叶修手里有捕鱼灯,照射之下,他发现地下洞穴的上层宛如一个蚂蚁窝,布满裂隙和坍塌出来的洞穴。大约是被开发那个山洞时的爆破所影响。实验体拽着蓝河飞快地消失在不知道哪条裂隙了,叶修看着眼前数不清的黑漆漆的洞口,短暂思考过后,猝然将元素感知能力扩散开去。


他是全元素感知,当毫无目标地将能力使用出来,会形成一股人类无法感知的波进行无差别扫荡。他怕方向不对,于是将这股力量灌满遇到的所有缝隙,如同水流一样,在山体内部蛮横地冲荡,寻着蓝河而去!


终于,他得到了回应,感知到一股非常细小的水流,其上依附的细小的水元素感知正被自己的元素能力吞噬——就是这里!


他在一瞬间将分散在无数条裂隙中的能力收束成一股,轻柔地缠绕上那道细微的水流,并且根据它的指引,一点点往前游去。他穿过一条又一条裂隙,不知道进入到山体何处,他钻出最后一个洞穴,来到一个石室。


 


叶修知道自己找到地方了。他毫不犹豫暴露自己的身影,钻出洞穴后立即用捕鱼灯照射石室。水体上方,他看到两条漂浮的人影。一条人影背朝天,是那个实验体,明显死了;另一条则背对着他,跟实验体一样安静、沉默地随着水流轻轻晃动。


心脏在一瞬间猛地收紧然后炸开!叶修看到了蓝河那条断裂的氧气管……他飞扑过去,将蓝河拦腰抱在怀里,伸手去探他鼻息和脉搏。然而水的温度太低,手指早已冰凉发麻,根本探不出个所以然!


就在叶修难得一见地有些慌乱,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办法查探蓝河生死的时候,被惊扰的人终于从“禅态”中清醒过来。他手脚猛地一震,睁开眼,见到叶修,没有经过任何思考,第一时间扯掉他的呼吸器。另一只手勾住他的脖子,用力吻了上去。甚至将舌头伸进叶修嘴里,跟他抢夺氧气。


叶修因为蓝河的动作而感到心尖尖一酸,飞快反应过来,推开蓝河,转而将呼吸器塞进他口里——活命要紧,亲个屁!


其实蓝河也不是要亲,他只是下意识想得到氧气,脑子里只有叶修,反而忽略了男人戴有氧气瓶。他一边忍受长时间闭气、氧气灌进身体的那股酸爽,一边闷笑,笑到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
叶修默默地看着蓝河,等他缓得差不多,便摘开呼吸器,扣着他的后脑勺狠狠吻了过去!




注:关于闭气时间以及闭气的“禅态”参考自百度百科【憋气】条目。Stig Severinsen,外号被称作‘不需要呼吸的男人’,在潜水项目中保持着多项纪录,而他控制呼吸的关键就是他的‘禅态’技术。在2012年十月,Severinsen先生便在伦敦的一座游泳池里以头没入水下长达22分钟的时间打破了当时的世界纪录。




TBC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啊啊啊啊啊这章写得酣畅淋漓,爽死了嗷呜!!!!


晚安,抱歉又这么晚更了_(:зゝ∠)_

评论

热度(350)

  1. 南鹿不吃瓜落雨大 水浸街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