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鹿不吃瓜

四句话概括四大本命▽

『醉卧红尘忆往昔♡』

『但最终甘愿拜作您座下骑士
快意过劈风斩雨 誓万死不辞♡』

『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♡』

『十年荣耀君莫笑
岂料一朝醉蓝桥♡』

呐,就这样△

【叶蓝】虫脑 · 卷一 29 (卷一完)

落雨大 水浸街:


  • 主叶蓝,伴喻黄、双花、林方等cp。


  • 特殊能力者设定,虫灾梗。


  • 前传的传送门:(一)(二)(三)


  • 注:背景需要,本文的叶和蓝性格较为硬气。





卷一 · 第十区


第二十九章




刘皓在冯宪君说完开场白后率先站起来,鞠了个躬,说:“冯主席,各位总督,还有兴欣的叶总司令,我是嘉世代总督刘皓,我申请五分钟自陈时间。”


冯宪君点点头,于是刘皓开始说话。


他首先对嘉世上层插手活虫交易一事表达了震惊,表明自己毫不知情,进而表示陶轩总督因此引咎辞职,已于昨日离开嘉世管理区。


“陶总督离任之前,任命我为代总督,并要求由我牵头,彻查此事!”刘皓表情严肃,甚至带点沉痛,然而熟悉他如叶修,硬是从眼角眉梢之中看出了欣喜之情。


刘皓还在陈述这件事的影响有多么恶劣,叶修干咳一声打断他。


“这么多总督大老远赶过来不容易,咱不说虚的,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直隶下属贺铭会参与到这件事吧!”叶修没有站起来,就坐在椅子上跟他说话。


刘皓脸上闪过一瞬间的阴霾,随即叹口气,表示:“因为人心难测。”


叶修不置可否地唔了一声。


 


“叶司令,我请求将贺铭移交嘉世。”刘皓侧身,正面对着叶修,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说。这个时候,他心里是极其满足的:想当初处处被这人压一头,如今他的职位终于爬到他头上了!


叶修笑了笑,没有给刘皓一个正眼,转过头问喻文州:“文州啊,人哪去了?”


“肖总督知道吗?”喻文州轻巧地将话头抛给肖时钦。


“什么?”肖时钦一脸懵逼,他全程支援蓝河,并不清楚叶修和包子在罪恶之城绑人一事。“什么贺铭?”


“你也不知道?那奇怪了,人去哪里了?”叶修翘起二郎腿,已然一副“人就在我这里但我就是不给你”的模样。扯上两位大总督,刘皓想再开口要人,便会底气不足。


当然,刘皓对此种状况亦早有准备,只见他说:“贺铭为人狡诈,他有能耐在我眼底下做出这如此不知廉耻的事,一定会有百般借口为自己洗脱罪名。如果以后此人现身,各位一定不要被他蒙骗!”


“好说好说。”叶修对此人的甩锅行为表示了无所谓,他扬了扬手中那叠文件,问他,“人情归人情,数目要分明。好歹是嘉世的人捅出来的篓子,刘代总督是不是应该给我们这些四处奔波的苦力一点辛苦费啊?”


“……”没见过军区之间要赔偿要得如此理直气壮的,刘皓一时语塞。


 


“翻开第102页,那里附了详细的账单。”叶修好心地提醒。


刘皓哗啦啦翻了翻会议指南,看了看所谓账单,顿时眼前一黑,一句“你不如去抢”差点脱口而出。


“其实兴欣只出动了我,不过我的出场费比较贵。雷霆嘛,后来加入的,不过人家不仅支援了人力,还有设备——喂,肖时钦,黑进网络的时候是不是因为过载,报废了两台机子?”叶修一副无赖上门讨债的面孔,让刘皓恨得牙痒痒。


“对!”肖时钦点头如捣蒜,“最新型号的机子,老贵了。”


“我方损失了一名潜伏已久的卧底,培育成本已经列明,希望刘代总督能赔偿我方损失。”喻文州适时提出要求。


“……”刘皓在心里已经破口大骂了。这次大动荡,最大得利者不就是蓝雨么?还特么有脸要赔偿?然而尽管双手青筋暴起,他脸上依然维持着风度。“呵、呵,喻总督,卧底培育成本不属于正常战损吧?”


“怎么不属于?”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刘代总督啊,可不要赖账啊!兴欣和雷霆都要穷得揭不开锅了,白干活多伤感情。”


 


谁要跟你们这群人谈感情?!刘皓咬咬牙,一副交心的表情说道:“实不相瞒,嘉世的财政现在岌岌可危,这一份账单实在是……”


“唔?财政危机?”叶修递了一个眼神给喻文州,后者温和地让大家做好心理准备,然后翻开会议指南第136页。


“嘉世某些人从活虫交易中所获的部分利润,在这份账单中已明确列出。”


这就是肖时钦黑进网络之后,在对方销毁数据之前抢出来的那一份加密文件,苏沐橙成功将其破译,果然是一个账本。


会议室顿时响起一阵吸气声。无他,数额实在是太大了。冯宪君干脆掏出药瓶,吞了几颗速效救心丸。


 


“赚这么多,赔不起这一点点小钱?刘代总督,做人要厚道啊!”叶修火上浇油。


刘皓原以为叶修一伙人只是沿着通讯网络,追踪到向货车发出路线信号的位置在嘉世而已,对于这份账单,真的没有一点点防备。他以为销毁数据足够稳妥,速度也足够快!


他张嘴刚要否认赚了钱,又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坑:否认赚钱的话,表明他至少是知道这件事的。于是刘皓心里念叨着你骗不到我,开始装傻:“太惊人了……我、我……请给我一点时间,我回去必定彻查,将这些丧尽天良的人一个个揪出来!”


“哟,可不要骂得太狠哈。”叶修知道他在演呢,轻飘飘插了句嘴。


“这些人潜伏已久,刘代总督此前毫不知情,凭借这一份账单将罪犯一一查出来可能有点困难。”喻文州十指交叉放在桌面上,脸上带着温和、真诚的笑容。他说,“我提议大家帮个忙吧!”


意思就是插手内政。


 


刘皓刚要说什么,他旁边的邱非已经站起来,带着一身正气。他肃容道:“嘉世有能力自己查。”他环顾会议室一周,目光扫到叶修的时候还顿了顿。“请诸位相信,嘉世有能力解决今次的问题,至于赔偿,我可以接受这个数目的七成。”


“你……”刘皓面对自己的副手,表情可没有那么好看了,皱着眉刚要驳斥,却见邱非转头看了他一眼,眼中的凛然和悲痛让他心里一抖。他要掩盖自己的心虚一般低声呵斥他,“你这是什么表情?你敢这样看着嘉世的总督?”


邱非别过头,没有理他。“只是这一笔现钱的确拿不出来,叶司令,喻总督,肖总督,你们还接受何种赔偿方式?”


几人对望一样,叶修率先表示:“你意思意思请我吃顿饭扯平吧。”——邱非曾经是他的徒弟和最得力的手下,如果没有离开嘉世,那么他的位置迟早是邱非坐的。以前略显沉默寡言的徒弟今次勇于站起来挑起嘉世的担子,叶修满意得很,决定放他一马。


邱非顿了顿,认真地回答他:“好。”


“我们可以会后详谈。”喻文州道。文件上赔偿数字的七成,刚刚好是他们预想当中的成数,见对方爽快,他也没有扯皮。


“你们谈的时候拉上我就行!”肖时钦也同意了。


“你们!”刘皓在一旁见这四个人几句话搞掂了赔偿事宜,气得想跳脚大骂,心里一通抱怨陶轩这老家伙好死不死提了邱非上来给他副手,处处妨碍他“办好事”不说,还试图越过他割让嘉世的利益!他绝不允许!


冯宪君却在他说话之前一锤定音:“赔偿的事就这样定下来吧,邱非,我授权你全权负责,刘皓,你要好好配合。”


“……”联盟主席发话,便没有他刘皓蹦跶的舞台了。刘皓深呼吸几下,恭恭敬敬应了下来。


 


随后,叶修提供了一份参与过活虫交易的人的名单,联盟成立了一个专门调查活虫交易的特殊行动小组。小组负责彻查嘉世以外的、沾手这种交易的人员,并在以后监控全联盟相关交易,保证不再发生此类事件。


散会后,喻文州作为东道主,招呼各人前往餐厅就餐,忙着往回赶的则由黄少天送去机场。


叶修故意落下两步,他知道刘皓有话跟他说。


“叶司令!”果然,刘皓走到他身边,压低声音,咬牙切齿地说,“今次真是要多谢你了!”


“呵呵,不用谢。”行动目的得到实现,叶修心情不错,“几年没见,你还是这么虚伪啊刘皓!都散会了,就不要违心地喊我叶司令了吧,偶尔真诚一点有好处。”


刘皓一通干笑:“你很恨我吧?我赶走了你,还晋升到你比你以前还高的级别,所以你用这种低劣的方式报复我,报复嘉世!”


叶修被他的逻辑感动得无言以对,心想完了这人的三观被扭曲得如此厉害,说什么也听不进去了。于是他只是告诉他:“没有,我真不在乎。”


刘皓显然不信。


叶修耸耸肩,落后他半步,懒得跟他说话。


 


刘皓身后跟着邱非。叶修掏了掏裤袋,拿出来一张皱巴巴的纸,趁邱非位于某人视线死角的机会,悄悄塞过去给他。


上面写有囚禁申建和贺铭的地址。


“要变天了。”叶修轻声说出方锐大大的名言。


邱非神色复杂地看着他。


毫无疑问,叶修这番举动对嘉世带来了极其恶劣的影响,赔偿也势必造成往后数年巨大的财政赤字,彻查内部的时候一不小心甚至会倾覆统治权。然而,如果他在此时不提,任由嘉世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,就真是神仙也没救了!


沉稳而又倔强的青年在叶修面前终于露出一丝软弱:“前辈……”


“不喊师父了?”叶修调侃道。


“……”邱非低下头,没有说话。自从叶修离开嘉世,他便没有再喊过一声师父。


“呵呵,多大点事,会过去的。”叶修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鼓励他,“你行的。”同时手指指了指前方刘皓的后背,手掌一横,做了一个杀的姿势——取代他成为嘉世的总督,让嘉世拥有全新的未来,你可以的。


邱非咬紧牙关,眼神深沉。他紧盯着刘皓的背景,做了一个决定。


邱非是个靠谱的人,叶修见他这般神色,知道自己的意思传达到了,便紧走几步,上前跟喻文州聊去了。


 


众人饱餐一顿,吃得心满意足,随后散去。叶修回到房间,给蓝河发了条消息表示自己回来了,然后洗澡。


蓝河敲门的时候,他刚好出来,因为有暖气,上半身裸着,露出结实的腰腹,肌肉线条漂亮极了。下身穿一条松垮垮的居家裤,裤头的松紧绳还没有绑起来,导致裤头卡在胯骨要掉不掉地。


叶修给他开了门,转身擦着头发走进屋里。


这样的叶修,蓝河见过不少次,然而疑似用行动表白过后,尚属第一次。蓝河蓦然紧张,握门把关门的时候,手心出汗了。


“随便坐。”叶修自己坐床上,给他指了指屋里唯一一张椅子。等蓝河略显拘谨地坐下来,他说,“你们总督同意放人了。”


“什么?!”蓝河惊愕。


“别紧张,不是要你换军籍,单纯的借调而已。”叶修见蓝河的表情,便知道这一步走对了。要是擅作主张替他脱离蓝雨,说不定这人会跟他闹。


蓝河闻言松一口气。


 


“对蓝雨这么忠心啊?”叶修示意他走过来,伸出手给他握着。


蓝河莫名其妙地站起来,将手递过去。


两人一坐一立,双手紧握。


“生是蓝雨魂,死是蓝雨鬼。”蓝河低头,万分认真地告诉他。


“好。”叶修点点头,“心里面有一方热爱的土地很好。”


听到这句话,蓝河忽然想到叶修被迫离开嘉世,不禁有点儿替他难受。


知道蓝河的想法后,叶修就笑了,告诉他:“不用替我觉得可惜,嘉世是我前些年奋斗的地方,但并不是我生地。还有,心疼我就给点补偿啊。”说着,扯着蓝河的手让人弯下腰。


蓝河知道他想要什么,于是顺从地将头凑过去,主动亲了亲叶修的唇。


 


假车戳我




叶修听到了,满意地加快了速度,很快也出来了。他潦草冲过水,走出浴室,见蓝河背对他躺在床上,被子盖了半张脸,露出来的耳朵尖红红的。


 


叶修走到床边,看到垃圾桶里多了好几个纸巾团,便笑了,也没有说破,爬上床将人连着被子搂住。


“你要不要洗澡?”他问。


“……大概不用。”蓝河低声回答。实不相瞒,过来之前蓝河不仅洗过澡,还洗漱了……


“那睡觉,这几天折腾会议资料可把我累得够呛。”叶修将头靠在蓝河后背,不一会儿呼吸的声音便变得平静绵长。


蓝河挺感激叶修的温柔:被子里面全是他那啥的味道,而叶修选择躺在外边,给他留足了面子。


这人怎么这么好?!


蓝河确定叶修睡熟了,伸出一只手,轻轻将叶修搭在他腰上的手握住:“晚安。”


 


第二天醒来,蓝河被叶修压着亲了一通不表,叶修行程比较紧,昨晚不过是特地留下给跟某人睡觉而已。一大早,他就要离开。


“还很早。”叶修揉了揉蓝河的头发,“少天会送我去机场,你继续睡。”


蓝河摇了摇头,打着呵欠起来:“这是招待所,你走了我还在睡,成何体统?”


“我还在的时候,你睡这里也不成体统。”叶修调侃道。


“那不一样,你允许的。”蓝河嘿嘿一笑,进浴室洗漱过后,送叶修出门。


“等会儿我去饭堂吃个早饭,再回宿舍睡回笼觉。”


“嗯。”叶修出门后又回过头,告诉蓝河,“调任很快会下来,你办妥手续之后马上出发,我在冰霜森林等你。”


“行。”蓝河抬手敬了个军礼,眼睛亮亮的。


“走了。”叶修竖起两根手指,随意挥了挥手假装回了军礼。


“等我。”


“当然。”




卷一 第十区 (完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嗷嗷嗷嗷虫脑的卷一终于写完惹!!!!!!给自己撒花花~~~


虽然没有开起车车,但好歹情感上走到一起啦~


卷二冰霜森林还在酝酿中,没这么快开始更。卷二预计有韩张、双花、林方出没。


卷二开始之前,会先将蓝的生贺文搞掂,然后码一个短or中篇的原著向。


总之,希望我们能在卷二再见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


晚安~


早安~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《养龙》印调,有意请戳传送门。



评论

热度(473)

  1. 南鹿不吃瓜落雨大 水浸街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