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鹿不吃瓜

四句话概括四大本命▽

『醉卧红尘忆往昔♡』

『但最终甘愿拜作您座下骑士
快意过劈风斩雨 誓万死不辞♡』

『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♡』

『十年荣耀君莫笑
岂料一朝醉蓝桥♡』

呐,就这样△

【澜巍】来日方长番外1—为敌(上)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番外(○` 3′○)

江小蓠:

>镇魂文目录<


全文请点tag“澜巍-来日方长”


42请戳


食用前预警:


这并不是大家所期待的甜甜的养孩子或者三包的故事,而是我在正文里埋的雷炸了


你的好友,江·卡更狂魔·小·不虐沈美人不舒服患者·蓠 上线
双胞胎妹妹的名字感谢 @HQ-ZYL1117寒 提供~❤
灵感来源感谢 @浓夜_  @Always 两位太太


------------ 



 


变异人事件之后,特调处又立了一大功,改编制为特调局的事进行的更加顺利,手续几乎一路畅通无阻,就等着最后一声令下,开始招纳新人,集体升官搬家了。


赵云澜连新址都选好了,大学路九号,距离沈巍上班的龙城大学只有十分钟脚程。


赵云澜美其名曰这个地方清静优雅,靠近高等学府,可以顺便陶冶下情操,特调处其他人纷纷表示,老子听你放屁。


赵云澜伤好之后就回来上班了,沈巍也恢复了上课,他们刚出生的孩子自然而然就变成了特调处群养。


虽然他们嘴上抱怨着,平时上班就要被领导剥削,现在还要替领导带孩子云云,可看着这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,谁都抱起来不愿意撒手。


两个小姑娘的名字也取好了,各自取了赵云澜和沈巍名字的一个谐音,姐姐赵采薇,妹妹沈心岚。


日子就这么其乐融融地过着,孰料安稳了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,意外又来了。


当初沈巍去四明山实验室救场的时候,逼不得已杀了何长俊,何长俊当时虽然攻击了沈巍,可他是被蒋谭和药物控制,属于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人,罪远不该致死。而沈巍属于特调处编外人员,本身就没有执法权,再加上他地星领袖的敏感身份,就导致事情更麻烦了。


高部长不是个卸磨杀驴的人,他有心想压下这件事,可他四下奔走忙活了一个月,终究还是没压下去。


何长俊还在读研,家里条件很好,父母经商,亲戚有从政的,除了他自己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,他的哥哥就在星督局工作,他的叔叔更是星督局副局长。


赵心慈本身身体就不太好,夜尊事件之后就退居二线,新上任的局长根基不稳,星督局里也是一派兵荒马乱。


这样的情况下,高部长焦头烂额忙活了半天,最终还是被何长俊的父母找了上来。


当初在周教授和李茜的帮助下,何长俊的死因伪造成了被爆炸误伤致死,可他的父母死活不相信这个结果,为什么整个实验室的人都得救了,唯独何长俊死了?


他们坚持要在火化之前请人再验一次尸,最终拗不过他家在商界和政界的关系,无奈答应了,于是事情变得麻烦了。


 


赵云澜和沈巍坐在高部长办公室,沈巍微低着头,脸上的表情意味不明,赵云澜则是脸黑成了锅底,手里拿着的材料都在微微发抖。


沈巍注意到了赵云澜的怒气,伸手拍了拍他的腿。


“现在事情就是这样,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,何长俊他那个副局长的叔叔跟我还特别不对付,死抓着这件事找茬。”高部长一脸苦相,“现在他们家人逼我们交出当时去处理四明山爆炸的人,我现在还死扛着没把沈教授交待出去,可……”


“交待出去?”赵云澜突然开口,“高部长您这话说得好啊,沈巍他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杀人凶手,您早点把他交待了,早点讨好星督局那帮混蛋,升官发财去吧!”


说到后来,赵云澜一把把手里的材料摔到了地上。


“赵云澜你别在我这儿大呼小叫的,我为了你们这破事东奔西走了一个月,腿儿都遛细了,你就这么恩将仇报?”高部长也火了,“我对你们够仁慈了,我到现在都还没问,沈巍明明能把其他人安全救出来,怎么就单单杀了一个何长俊?!”


赵云澜的眼睛瞬间就喷出了火,沈巍看出了他的情绪失控,赶在他动手之前赶紧挡在了他和高部长之间。


“云澜!云澜,你冷静下,这件事我们……”


“你让我TM怎么冷静??!!找你帮忙的是他们,现在要把罪名都扣你身上的也是他们!!”


赵云澜脸涨的通红,额头上青筋暴起了无数根。


“他们都安安稳稳地坐在这儿,根本看不到我们怎么出生入死,根本看不到你当初疼成了什么样,抬上救护车的时候你连气儿都没了!!”


“云澜!”沈巍也拔高了声音,生怕赵云澜一个激动把自己怀孕的事说漏了嘴,“我们在讨论解决办法,你这么激动根本于事无补你知道吗?”


赵云澜瞪着眼睛,对上了沈巍带了点哀求的眼神,狠狠喘了几口粗气,胡乱抓了抓头发,背过了身。


高部长也有点惊讶,他只知道沈巍当初是受了点伤,却不知道已经到了断气这么严重。


沈巍俯下身捡起了散了一地的纸,对高部长说:“高部长,谢谢您帮我们周旋,我理解您的苦衷,这个情况确实麻烦,容我们回去商量商量。”


高部长心烦意乱地挥了挥手,沈巍就连拉带拽地把赵云澜带走了。


 


回到特调处,赵云澜径直走向了办公室,嘭一下关上了门,然后就听到了叮叮哐哐摔东西的声音。


沈巍没有跟进去,只是默默坐在沙发上,抱着被惊醒的小采薇轻轻哄着。


特调处的一群人又是大眼瞪小眼,以为俩人又闹了什么矛盾。


沈巍感受到了众人的不解,这件事早晚要一起商量,他示意了一下大庆,“文件在我包里,你们自己看吧。”


大庆无比忐忑地拉开了沈巍的公文包拿出了一沓纸,大家围在一起看了起来。


一分钟后,整个特调处都炸了。


“靠,这群人脑子有坑吧?沈教授九死一生的替他们擦屁股,现在被这么恩将仇报?”大庆炸毛。


“这也太TM欺负人了,照这理论,是怪沈教授太尽职了,把除了何长俊所有人都救了才被找这个茬儿,那干脆当初谁都别救了!”祝红也发怒。


楚恕之自然是最激动的那个,握着傀儡线就要跑出去找人掐架了,相对冷静的郭长城和林静赶紧一边一个死命拉住。


沈巍叹了口气,稍微施了点异能给两个小宝宝隔绝了声音,站起来:“大家冷静一下,这件事的确有我的失误,现在我们必须想办法给家属一个交代……”


“交代个屁!”楚恕之恨恨地说,“他们自己养出那么一个龌龊的东西,死这么痛快都便宜他了,还敢来找茬儿?”


“楚哥……”郭长城握了握楚恕之的手示意他冷静。


“沈教授……要不然,直接修改家属的记忆吧?”林静提议。


“对对对,这个办法好!”大庆说。


沈巍不做声,这个想法他有过,如果逼不得已他的确打算这样做,以减少给特调处和海星鉴,以及地星带去的影响,虽然自己可能会一辈子背负愧疚和不安。


这时,林静的手机响了,他拿起来,显示的丛波。


“我说,你们特调处是不是又捅什么篓子了?”丛波焦急的声音传来。


“啥?”林静疑惑。


“网上都要炸了,你们赶紧看看去吧。”


 

评论

热度(60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