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鹿不吃瓜

四句话概括四大本命▽

『醉卧红尘忆往昔♡』

『但最终甘愿拜作您座下骑士
快意过劈风斩雨 誓万死不辞♡』

『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♡』

『十年荣耀君莫笑
岂料一朝醉蓝桥♡』

呐,就这样△

【澜巍】来日方长番外1—为敌(中)

今天晚上差不多逮到一沓子出没的太太♡

江小蓠:

>镇魂文目录<


全文请点tag“澜巍-来日方长”


上请戳


食用前预警:


本章依旧虐,但绝对是HE,我正文都HE了番外何苦BE呢你们说是不


别给我寄刀片,不收不收,现在的虐是为了后面小澜孩高帅护巍巍


------------ 



 


林静来不及撂下电话,就赶紧打开了电脑,一群人,包括沈巍都凑了过来。


何长俊前后两份不一样的尸检结果被贴到了网上,还有家属哭的撕心裂肺的照片,有个别网站还付上了何长俊那个可怕的刀伤。


文字自然也是非常的博人眼球,“海星鉴恶意隐瞒真相,年轻大学生惨死执法者之手”,“特调处海星鉴官官相护,包庇凶手,令人齿寒”,“受害者的奶奶已经病倒住院,家属只求一个真相”……等等。


网上的舆论立刻翻了天,谩骂和指责铺天盖地,那些极富冲击力的照片让一般人瞬间就失去了判断力,本能地倒向了何长俊家属的一方。


他们仿佛已经忘了特调处在夜尊之乱时被怎样误会过,又怎样拼了命的力挽狂澜,在变异人事件中又是怎样提前部署,在龙城未造成一人死亡就解决了大乱。


昨天受群众拥戴的英雄一旦失败,今天就会立刻受到侮辱,名望越高,反应就会越强烈(注1),更何况是在特调处要升特调局的节骨眼儿上。


大家看的目瞪口呆的时候,丛波的声音从林静还没挂掉的电话里传来:“我一看这就是你们特调处惹事儿的风格,这个事情传播的很快,估计有人在幕后操纵,直接删帖是不可能消除影响的,我已经在想办法提出质疑,争取把节奏带向有利于你们的,也在调查这是记者圈里哪个人收钱搞的事,不过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咋回事啊?”


众人面面相觑,然后把头转向了沈巍,林静特意捂住了电话筒。


这件事要不要告诉丛波,告诉的的程度是多少,还是要看领导的意思,赵云澜那个情绪基本不能指望,只能找沈巍了。


沈巍皱着眉头,脸色有点难看。


“林静,你跟丛波解释吧,别说我怀孕的事,就说是之前的旧伤复发。”


沈巍揉了揉有些刺痛的太阳穴,走回去抱起了刚刚睡醒,有要开始哭闹的架势的小心岚。


 


赵云澜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一整天没出来,沈巍也一直没有进去找他,特调处里就这样阴云密布着。


大家时时刻刻观察着网上的动态,林静则跑去跟丛波一起调查舆论来源了。


到了下班时间,赵云澜带着一副要杀人的气场从办公室出来,嘭的一声关门,差点把门上的玻璃震碎。


“都下班。”赵云澜扔下这么一句,抱起了采薇走了。


“你们先回去吧,今天辛苦大家了,让林静和丛波也早点休息吧。”沈巍抱起心岚也跟出去了。


一路从开车,赵云澜都死阴着一张脸,沈巍也一直沉默着不说话,两人就这么一言不发地回家,吃饭,喂孩子。


把两个小宝贝儿喂饱了,轻轻搁回小床,沈巍轻轻拍着她们哄睡觉。


他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客厅沙发上的赵云澜,心里的不安愈加扩大。


两个孩子终于砸吧着小嘴睡着了,沈巍走向赵云澜,咬了咬嘴唇,有些干涩地开口:“云澜,我……”


“沈巍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”赵云澜头也不回地说,“我现在一点就着,别拱我火。”


沈巍闭上了嘴,在赵云澜身后站了一会儿,转身推着婴儿床回屋了。


赵云澜知道沈巍又要道歉,沈巍他根本不在乎这件事会给自己造成什么影响,甚至不关心到底是不是他的错,他只担心会不会给自己,给特调处,给地星带去麻烦。


赵云澜恨这世界的冷漠与无知,也恨沈巍这个死也拗不过来的性格。


他当然心疼沈巍,心疼的要命,整件事沈巍没有错,或者说他自己根本就是无辜被卷进来的,最大的受害者。


赵云澜气的胃都开始隐隐作痛,他气外人对沈巍的不理解,更气自己无法保护好他,一次次地看着沈巍受伤痛苦。


他现在甚至不敢面对沈巍,他害怕看到沈巍那张带着愧疚的脸,自己先失去了理智。


 


当天晚上,赵云澜窝在沙发里睡了一晚,第二天醒来,沈巍已经做好了早餐等着他醒来。


沈巍一大早就有课,他跟着赵云澜先去了特调处把孩子安顿好,然后自己去了学校。


一整节大课下来,沈巍都有点昏昏沉沉的,学生们都看出了他状态不对,下了课纷纷围上来关心。


“我没关系,昨天有点没睡好。”沈巍勉强一笑,离开了。


一路走来,他断断续续听到的周围的学生几乎都在讨论何长俊的事,毕竟何长俊是龙城大学的学生,出了这样的事龙城大学到底会比外人更关注一些。


“我看到了那个伤口,吓得我晚上都做噩梦了,太可怕了,不知道是谁干的。”


“你说会不会是他爸妈得罪了什么人,故意报复啊。”


“不管怎么说,海星鉴都帮着造假,太过分了,这以后还怎么相信政府。”


“我真是有点看不懂特调处了,你说那个地方的人到底是好是坏啊?”


“这件事不会又跟地星人有关吧?是不是又有逃窜出来的地星人来做乱了?”


这些人讨论的字字句句,对海星鉴,特调处和地星的种种猜疑,一点一点汇聚在一起,变成了滔天巨浪把沈巍淹没其中,让他喘不过气来。


他在走廊上走着走着,就悄无声息地倒了下去,周围学生们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一下子就停了。


 


注1:出自古塔斯夫.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评论

热度(58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