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鹿不吃瓜

四句话概括四大本命▽

『醉卧红尘忆往昔♡』

『但最终甘愿拜作您座下骑士
快意过劈风斩雨 誓万死不辞♡』

『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♡』

『十年荣耀君莫笑
岂料一朝醉蓝桥♡』

呐,就这样△

【巍澜·哨向】年少时遇见,太惊艳的你⑤

『小透明文笔渣凑合看qwq』

『哨向不太严谨欸,私设有信息素
和精神体的天赋技能』

『保证HE!!!』

『全文字数未知,OOC预警』

『有tag噢可戳看前文』

『前文提要:小澜孩遇刺了遇刺了终于遇刺了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“这身装扮我认识,在H 城时可熟悉的很。

他们是赵恒淮手下的精英。

就是————赵云澜的堂哥。”

大庆压低声音说着,不安的看向再度昏迷的人。

“喂喂喂,这也太扯了吧,好歹是他弟弟,怎么会下得去手?”林静一边唠叨,手上也没停,开始查找赵家——H 城势力非凡的哨兵氏族的资料。但很快,他就发现这是徒劳,凡是有关赵云澜的资料都模棱两可,内部网址还上了重重设备锁。

林静也不是不能破,但他可不敢拿凌塔的电脑黑进去,IP地址被追踪到可不是好玩的。

还好,还有一个大庆在。

“弟弟?得了,在权力面前,哪有什么亲情可言。”大庆没指望电脑能搜出什么东西,索性自己讲起来。

“我和老赵从小就玩在一起。那赵恒淮是老爷子以前收养的义子,比老赵大个四五岁,本来是想着以后辅佐他的。

但老赵成年时,却分化成了向导,这对于赵家来说是莫大的耻辱。至于‘命定羁绊’这件事,知道的人没几个,但是包括赵恒淮。一个软弱的向导,对于赵家来说只是被唾弃的棋子,赵恒淮就带着人三番五次找老赵麻烦,还好,他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

再后来,我分化成了哨兵,就带着这个不省心的人去了‘塔’里。”







“小鱼干不想要了是吧?你丫才不省心呢。”

一个声音突然响起,沈巍最先反应过来,猛的回头看向赵云澜。果然,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,正摸索着拔掉手背上的针头。

刚刚的话他都听到了。大家脑海中不约而同地闪过同一个想法。

“你伤还没好,多休息别乱动。”沈巍调整好呼吸,大步走向前扶着赵云澜坐起。

“没事儿,小伤,一点也不疼,早醒了啊!”赵云澜无辜地看向沈巍,像是要证实一般还活动活动胳膊,惹得众人又为他倒吸一口气。不过,大家更多注意的是,这个“早醒”有多早?

下一秒,给出了答案。

“又是我那哥哥,他也真不嫌烦。”

语气很平淡,还带着一丝调侃,就像他哥哥又抢了他的棒棒糖而不是又想杀了他。担忧之余,这语气听着也让人不是滋味。

一时间,屋里安静极了,只有当事人赵云澜还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,摆弄着手指上测心跳的小夹子。

既然赵云澜一直在听,那么那些经历他肯定又被迫回忆了一遍。明明出了这么大的事,明明是被自己的家人所陷害,还满不在乎的样子,非得坚强到刀枪不入,都一个人撑着……赵云澜啊赵云澜,你怎么就这么倔强?

但是,不管是谁,伤害了我的人,每一滴血我都会让他十倍奉还,死有余辜。

沈巍想到这些,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戾气,心里闷闷的,指甲不自觉地往手心掐去。像是感觉不到痛一样,在一片沉寂中狠狠地用力。

嘶——

一声来自赵云澜内心的低呼。

一瞬间,他感觉到手心一阵阵钻心的痛,像被一根根针贯穿了一样。抬起看看,却发现什么也没有。但那沉重的痛楚,却是真真切切的存在。难道是药物反应?不像啊,倒像是掐的。自己也没碰啊……

等等,或许……不是自己?

“向导无论伤痛疾病,是生是死,哨兵的实力与身体都不会出现一丝一毫的负面波及……”

“而与其相反的却是,哨兵伤死,向导必定同时伤死……”

该死的,他怎么就忘了自己那“命定羁绊”呢?










赵云澜突然向前,一把扣住沈巍的手腕。沈巍触电似的回缩,但他还是看见了:果不其然,他的手心有几处青紫的瘀痕,不难想出他刚刚用力有多大。哨兵对于外界刺激的感知力,是普通人和向导的几十倍,痛觉也不例外,这人还真不知道爱惜自己!

“哈,”某人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,因为哨兵关切自己而感动?生气?心疼?惊讶?“老哥你还真下得去手,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疼啊。”

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语气,沈巍听懂了,并相信赵云澜是认真的,不禁慌张起来。

“我……对不起,你的手……”“可疼了啊,不过,我心更疼。”看着沈巍无措的样子,赵云澜忍不住逗一逗他。

“你就这么关心我?”又往前凑了凑。

沈巍的耳朵刷地红了,变扭地侧过脸干咳几声,好歹是听懂了这赤裸裸的调戏,小声念了一句,

“有辱斯文……”

赵云澜心里那叫一个嘚瑟,瞧瞧他的哨兵,温柔体贴实力max,肤白貌美大长腿,算得上血赚不亏啊!

十米开外,脸都快笑僵了的祝女士,在一堆诡异的粉红气泡氛围中带着闲杂人等麻溜的滚了。








晚上,赵云澜躺在为自己准备的单人宿舍里柔软的床上,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……遇刺……中弹……精神体出现……沈巍的怒火……赵恒淮……

他总是觉得,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东西。

还有那只没来得及细看的小黑狼……

等等。精神体?

精神体!

赵云澜一个翻身坐起来,顾不得扯到的伤口,慢慢驱动精神力。果然,精神图景处还是一片黑暗,但却多了一团亮莹莹的东西。

然后,一只小朔月狼凭空出现,压在他的腿上。

狼崽子只有一直贵宾犬那么大,黑乎乎 毛茸茸一团,如果忽略朔月那个吓人的名号,意外的很——可爱。

赵云澜面部表情扭曲着,伸出手想摸摸它的头,没想到黑团子一下子跳开,还张牙舞爪地叫了一声“嗷哟!”不得不说,奶声奶气的完全没有半点杀伤力。

看来自家这只小崽子,是个温顺的主啊。

但是在不久之后,赵云澜就发现他绝对是脑子抽了现在才会这么想。

“你什么时候出现的?”

“我说,你这小家伙,长大了是什么样子?”

“有没有名字啊,来汪一声(○` 3′○)”

“诶好歹是我的精神体,你怎么就不和主人对话呢(°A°`)?”

愚蠢的人类,你见过哪家幼年精神体能开口交流的←_←小狼崽子舔着爪子,一脸嫌弃。

接下来,赵云澜看着小狼像大庆那只猫一样舔毛的样子,冷不丁冒了一句,“小黑,你喝不喝牛奶?”诶,这名字顺口。


!!

!!!

woc!!!你才是小黑!!!劳资是朔月狼王bushi黑猫!!!!你全家都黑!!!!

得,上天入地的风流纯一赵某某彻底没招了。

两人『狼』对视了一会,小黑突然跳下床,朝着门的方向冲了过去,在即将撞墙的前一刻发出一道光,然后……然后不见了。

按理来说,精神体都会有一个天赋技能,看上去小黑的buff就是穿墙了。它的主人确信地想。

穿墙……如果大庆在,绝对会一个芒果砸死他。

不对啊,好端端的穿墙干嘛,自己不至于那么讨厌吧……赵云澜有些发愣,想想它刚刚好像是冲着对门去的,突然像被雷击一样站起来。

“靠!!!!!!!”








半分钟后。

“……”赵云澜和沈巍并肩坐在沈巍屋内的双人沙发上,看着眼前那只让无数人头疼的冰原狼,正满脸不耐烦地趴着,看着小朔月狼崽在自己身上来回打滚,却小心翼翼地不敢动弹。

好像挺和谐的哈。

和谐个鬼啊!赵云澜在心里把自家小黑痛揍一顿,这到底是什么神队友???这么记仇的吗???

“你家的小狼,好像很喜欢它。”沈巍微笑着,转向赵云澜。“哈……哈哈,是啊。。。都是狼嘛玩的到一起去。”赵云澜说完,才发现这话里的问题,谁见过冰原狼王和别的狼玩在一起过?

这样想想,他突然发现小黑还真是神队友,至少……以后当个助攻很不错?

“那个,小黑啊,天不早了咱们回去了啊,不打扰沈指挥官了他白天那么忙是吧。”听到“小黑”这个称呼,沈巍的嘴角明显抽了一下。也许同样计较称呼,某狼完全不给面子,并在白狼松软的大尾巴上缩成一小团睡着了……睡着了。

那模样要多宠溺有多宠溺。

“精神体还在幼年,比较任性很正常,这时候估计也没法强制收回它。你伤也没好,一个人不太方便。要不,你今晚在我这里凑合一晚?”沈巍诚恳地发问。

qpjshxaisbdhsjiajaakbxnzmalaalosjdgahajd……

感情这助攻也用不着“以后”了是吗……

“……好。”

入夜,两兽两人都分外安静,沈巍堪比总统套房的屋内的席梦思,容纳两人绰绰有余。兴许真的是白天高度紧张加上负伤,赵云澜很快睡去了。

这一觉,睡得很安心。





TBC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『下章预告:听到没,我老婆让你们滚。』

走过路过留个评论啦~( ̄▽ ̄~)(~ ̄▽ ̄)~

评论(18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