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鹿不吃瓜

四句话概括四大本命▽

『醉卧红尘忆往昔♡』

『但最终甘愿拜作您座下骑士
快意过劈风斩雨 誓万死不辞♡』

『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♡』

『十年荣耀君莫笑
岂料一朝醉蓝桥♡』

呐,就这样△

浮世绘尽,不见你「BE」

“我们很久都没有到树林里去了,

那儿早已铺满了树叶,

也不会有什么人影。”

——艾青《下雪的早晨》

听说祝红发现,特调处的开支少了一笔。

在查觅半天无果之后,她第无数次觉得这份细活还是汪徵那个丫头更合适。

大庆告诉她,可能太久没有收到过关于那辆嚣张到不行的SUV的罚单了吧。

这两个月,怎么说也少了几百张车管局的单子。

祝红

一夜之间,她似乎就不再是那个爱哭哭啼啼的小蛇了。

当看到獐狮的第一刻起,她就明白,自己喜欢的从来都不是赵云澜那风流倜傥的面容。她恋着的,是“天地人神皆可杀”那样的狂妄与自信,是透支自己生命力抵御夜尊攻击的执着,是满嘴跑火车却记得在冰天雪地里给自己捎一瓶酒暖身的面面俱到,那是他,是赵云澜的他不变的烙印。

那是她所痴迷的模样。

她释然了,至少曾经哭过笑过过。

她成为了有能力独挡一方的亚兽族大首领,以一己之力担起整个部族,却仍然放不下驻足过的那片天地,就一直留在特调处。

好你个赵云澜,自己走人了,老娘这辈子怕是和特调处锁的死死的了。

到此,她也收起了一身任性。

蛇四叔欣慰了好久。

她没说,那是因为由着自己任性的人不在了。

楚恕之

地下的人不明白,那个尸王为什么重新拥有了一切能力,却迟迟不回来。

楚恕之和祝红一样,选择留在特调处,像以前一样翘着脚倚在靠窗的座位上,继续包揽外勤。

他要替两个很重要的人,守护这一片安定。

一个是那个拍屁股走人的混账老大,一个是从三百年前仰望到永远的黑袍使。

长城真的开始叫自己哥哥,那个呆鹅!不过,他还是想的。他很庆幸,这一次他终于能护住身边的人了。

他抽空回了一趟地星,冷眼打发走那些指望他去统领僵尸挑起祸端的人。地星很亮,一万年才有的阳光所有人都在珍惜。

只是他总感觉刺眼。

大人,您可看到这光了吗?

请放心,剩下的路交给我们。

郭长城

小郭同志第十次被叫前辈时,没有吓到。

他的实力在一点一点进步,终于有一次任务中,挥舞着小电棍的他毅然替新人挡下了攻击还电晕了一个偷袭者。当然自己还是不敢相信,原地慌张半天刚刚是不是杀了人。

连小郭都长大了。

几个人这样评论。

至于那个能看到别人遗愿的异能,在尘埃落定之后却消失了。

还有,他听楚哥讲述了过去的生活,楚哥第一次和自己提起关于弟弟的事。他不知道该怎么评论,也不知道要不要安慰,到最后只是无比坚定地问了一句那可以让我叫你哥哥吗。他觉得自己简直傻帽透了,楚哥却紧紧地抱住他。

可能是他的错觉,楚哥的肩微微颤抖了几下,好像是哭了。

小学生一样歪歪扭扭字体的日记还在继续。

那又会是新的故事。

大庆

龙城大学旁边的新家,他一次也没有住。

那里真的有一个他的超豪华猫窝,就在院里的树上,旁边还有几个鸟窝。

獐狮告诉他,这是赵云澜亲手做的,早就准备好了。

真是……愚蠢的人类。

他才不稀罕了。

大庆一直住在原来的公寓里。乱糟糟的公寓像是还在等着某个混蛋带着他家沈教授回来整理,但是这里只有猫了。

只剩他了,只会有他了。

从光明路4号到大学路9号的那个晚上,没人知道,他在特调处待了一夜。

对于别人来说,这是件喜事,但对于他来说,却是无尽的迷茫。他在这里待了几十年,闭着眼睛也能从二楼跳到沙发上。这里有老李和他的小鱼干,还有那个一点也不靠谱的老赵。

至少曾经有过。

光明路4号,就像是一只猫的归宿。

他无数次说服自己只是搬地址而已,可是不管用。

当他习惯性的伸手进抽屉翻棒棒糖却抓空,并且这样的尴尬动作出现第数不清多少次时,大庆终于想起。

原来,物是人非。

轻轻地抚过昆仑亲手熔了金砂,铸给他的铃铛。

无言。

副处,哦,副局变了。

新人只会觉得副局和赵局一样沉稳,有几个人却

心知肚明。

活了万年的猫,早就学会了等待和寻找。

前路执着,找一个人,等一个归宿。

汪徵

汪徵没想到还会醒来,而且还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。

很显然,身边的桑赞也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。

她摇摇晃晃站起来,还是以幽灵一样的方式,但总感觉不同于之前的能量体。

就像是……

就像是,灵魂?

四下打量,才发现他们两站在一座桥上,古朴阴冷的石板桥,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戾气。桥下是深渊,隐隐传来水流声。桥的尽头,是一片红色的花海。

不知道哪来的光明,照的这一切清清楚楚,却更加诡异,就像是这里以前从来不需要光一样。

“丫头,小子,饮我忘忧汤,过我轮回桥。”

一个婆婆从阴影中走来。

刹那间,汪徵明白了这是哪里。孟婆汤,奈何桥,彼岸花海,那桥下,可是万丈黄泉。

“来世有何求?”沙哑的声音。

“我想,再遇见他。”“遇……遇见…她!”

两人异口同声,相视而笑。

不对……总有哪里不对……山河锥召回的能量体,魂魄不全,怎么可能会有转世?小丫头不傻,很快就想到了这一点。但是答案,她却想不到。

或是说,不敢想。

“你们身在镇魂令,令主调配,补齐魂魄。”

万物相生相克,此消彼长。他们俩的魂魄,究竟是谁给的?

她猜到了答案,瞬间脚步踉跄,泣不成声。伏在桑赞肩头,泪意汹涌。“赵处…………”

镇魂灯燃烧的,究竟是怎样的一颗心,能刺破这万年黑暗,照亮地星黄泉?

“你们一定会有未来的……”她轻轻地念着。

一遍又一遍。

你们一定会有未来的。


我看过沙漠下暴雨,

看过大海亲吻鲨鱼

看过黄昏追逐黎明,

没看过你;

我知道美丽会老去,

生命之外还有生命,

我知道风里有诗句,

不知道你;

我听过荒芜变成热闹,

听过尘埃掩埋城堡,

听过天空拒绝飞鸟,

没听过你。

PS.深夜产物,万米大刀,BE反正我觉得圆不回来
无起因无后续,掺杂着很多原著梗。。。
另外,垂死挣扎一下推荐自己的哨向连载
见tag

评论(19)

热度(7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