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鹿不吃瓜

四句话概括四大本命▽

『醉卧红尘忆往昔♡』

『但最终甘愿拜作您座下骑士
快意过劈风斩雨 誓万死不辞♡』

『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♡』

『十年荣耀君莫笑
岂料一朝醉蓝桥♡』

呐,就这样△

深渊万丈,你是光「初遇」

“看台上是金银首饰在闪光 ,

斗场上是刀叉匕首在闪光;

两者之间相距并不远,

却有一堵不能逾越的墙。

这就是古罗马的斗技场。”

——艾青

斗技场一类的地方,昆仑从来都深恶痛绝。

他每次走过这里都会加快脚步。

可这一次,他却不禁驻足。

一袭青衫,泼墨长发,宽大的衣袍被山风微微吹起,像一幅山水画,隔了这世间纷扰。

身后的闺秀掩着嘴议论这位谪仙,昆仑的眼中却只有场上的情景。

那是一个小孩,看上去不过十四、五岁,黑衣黑发,眉清目秀,眼中清澈干净。斗技场上的那些血腥杀戮,金钱交易,与他格格不入。

任谁都会觉得这是哪个富贵人家家的小公子。

可小孩的对面,是只幽畜。

丑陋狰狞的脸上布满肉瘤,贪婪地望着眼前似乎不堪一击的食物。

从喋喋不休的讲解听来,孩子是今天刚抓的奴。

人们期望着看见场上的可怜虫仓皇逃窜,抑或上前挑衅。人们期望着一切荒唐的乐子。

看台上的富商病态押注,小孩不动。

人们兴奋而疯狂的叫喊,小孩不动。

斗技场主不耐烦地催促,小孩不动。

石子与责骂一遍遍落下,小孩一直不动。

失去耐心的场主大手一挥,幽畜已被放出笼子。

昆仑皱了眉头,已经做好了让猫兄把人救下带走的准备。下一秒却发现纯属多余。

那孩子动了,几乎没人看清发生了什么,对面张牙舞爪的幽畜就被生生劈成了两半,血肉模糊,内脏流了一地。场面令人反胃,不少人都一脸菜色。

小孩却面不改色,站在原地。几滴血溅在瓷白的脸上,再看那黑衣黑发,凭生几分戾气。

眼中仍然清澈干净。

他和大庆看清了,在那一刻,小孩的手中凝了一把散发黑气的长刀,绣纹精美,怨气浓郁。饶是大荒山主昆仑君,也说不出那把长刀的来历。

有趣。

幽畜腥臭无比的血味渐渐飘散开,众人皆避之不及地捂住口鼻,场上的人却完全不厌,眼神一亮就想要上前。

刷——

一道光芒闪过,再回头看,斗技场中哪有什么人?

“喂,小孩,鬼族人?”昆仑斜倚在大神树上,漫不经心地摸着黑猫。

小孩本来还有些发懵,听到这个问题,一下子回过头,死死盯着青衫男子。

鬼族人,是啊,来自大不敬之地,永远被驱逐的不详之人。他漠然地想着。

“你刚刚是想吃了幽畜吧,在这里,刚刚你要真走上去的话,是要惹出大乱子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为什么面前这人,似乎并不厌恶自己,语气中还带着若有若无的关切。

“诶,你那是什么刀?”

小孩又吃了一惊,半晌,还是犹豫着开口。

“……族里人说,叫共工长刀。”

声音像初融的溪流,很好听。

至于共工长刀……

共工长刀?????

反应过来后,大庆吓得从昆仑肩头摔下来,而昆仑则是看着他笑了,“那你原来是鬼王啊。”

他笑起来好好看……小鬼王想着,感觉自己的心跳有点快。

昆仑问小鬼王怎么会出现在斗技场,后者却沉默了,许久才眨着眼睛说为了好玩,也懒得跑。这下子他又气笑了,这孩子真是想法清奇。

“唔……你是谁?”

“我吗,我叫昆仑。”

“你就是昆仑?!”小鬼王眼中的亮闪闪几乎挡不住了。

“喔唷,原来是我的小迷弟啊!”小孩听到后,耳尖不自在的红了。他瞥到了,不禁暗笑这小鬼王还真可爱。

昆仑没型没款地往大石头上一靠,挑挑眉,“你呢?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……嵬。”

“哪个嵬?”

“……山鬼。”

“山鬼?”昆仑君想了想。

“应景,只不过气量小了点,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,巍巍高峰绵亘不绝,不如加上几笔,凑个巍得了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是面前这个人说的,小鬼王都愿意听。

邓林之阴,初见昆仑君,

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。

——巍笔

PS.仍然是卡了哨向而摸出来的脑洞呢
昨天那个全员BE才发现少了林静orz
看我哐哐撞大墙orz
仍然垂死挣扎地安利我的哨向连载
见tag,QAQ

评论(6)

热度(14)